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专访】香港ViuTV台长鲁庭晖:我们的目标不是超越TVB

作者:admin时间:2020-11-30 15:27浏览:

  正在优酷试水超前点播的《叹息桥》豆瓣评分高达8.8,这部港剧中出现了许多内地观众不熟悉的面孔,非线性、多视角叙事也抬高了观看的门槛,不过最终它讲述的,仍然是关乎每个都市男女的命题——爱情中斑驳的人性及其诞生的土壤。

  外界总在感慨港剧的没落,殊不知沉寂中也酝酿着新生。《叹息桥》由优酷和香港ViuTV联合出品,优酷出资拍摄并首播,并由ViuTV进行全球发行。双方的合作始于2018年,那时优酷与TVB刚达成合作,首次实现TVB剧内地、香港同步播出,这让积极寻求外部合作的ViuTV看到了新的机会。

  ViuTV是一家新兴的香港电视台。2009年夏,香港广播事务管理局对亚洲电视及无线电视进行公听会,针对TVB多年来一霸电视市场、亚视多次更换管理层令节目脱离香港观众口味,会上提议发出新免费电视广播牌照。随后,ViuTV的母公司电讯盈科宣布申请免费电视牌照。2016年4月,ViuTV正式开播。

  在业已成熟的香港电视市场上,ViuTV如何能占据一席之地?答案是另辟蹊径,瞄准那些对手尚未涉足的领域。成立初期,ViuTV自制节目的重点聚焦在真人秀,并借此吸引了不少香港年轻人的关注。但剧集仍然是进一步扩展受众的关键领域,ViuTV成立的那一年,亚视停播,随着亚视后期减少了自制剧的产量,部分导致现在外界习惯于用TVB剧的说法代替港剧。

  在开台三年之际,台长鲁庭晖宣布,是时候尝试拓展更多自制剧集内容了。到现在,这家电视台60%的剧集都是自制或者和外部合作,40%来自于外购节目。

  TVB的内容倾向于合家欢,ViuTV则想靠创意和更高品质的作品寻求一方生存空间。当中也不乏制度上的创新。比如,开台前,导演FatBall 和25 替ViuTV 拍过每集几分钟的《玛嘉烈与大卫》,反响不错,于是ViuTV 就把开台剧《玛嘉烈与大卫:绿豆》外派给从未涉足过影视拍摄的两人负责。同一个团队三年后又操刀了《叹息桥》。

  ViuTV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在起步之初就已经把传统电视与OTT(流媒体)融合在一起,这当中的创新空间仍有待挖掘。

  一面要在内容上寻求新的表达,一面还要面对盈利的压力,ViuTV需要在自己追求的高品质内容和市场之间寻求平衡。ViuTV母公司电讯盈科发布的2019全年财报业绩显示,ViuTV收益增长27%至2.59亿元,带动广告收益年内提升11%,剧集制作、分销及艺人管理等非广告收益来源也开始有实质的贡献,全年EBITDA亏损由3.5亿元收窄至2.73亿元。

  鲁庭晖自2010年加入电讯盈科,ViuTV成立以来,他一直担任台长和香港电视娱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关于这家新兴电视台过去四年间在内容上的创新和思考,界面文娱采访了鲁庭晖。以下是对话内容,界面文娱略作编辑。

  界面文娱:ViuTV成立时间不长,在你看来,过去四年间有没有一些比较重要的发展节点?

  鲁庭晖:简单来说,我觉得有三个主要阶段。从内容上来说,我们一开始其实是想用创意给香港的观众多一点不同的选择,所以第一阶段我们主打的是真人秀。因为在香港原来基本上就是看TVB,TVB有很多剧,我们也觉得很好,但如果ViuTV的目标是给观众不同的选择,可能一开始就要聚焦在和其他台不一样的地方。那时候我们觉得factual entertainment(实况娱乐)的元素在国外已经很流行了,但在香港还不是很多,所以我们决定做这一类型的真人秀。比如说有一档线格斗会》,跟一般的综艺有什么区别呢?就是里面多了一些人的元素,我们特意找了一些不同背景的女生来增加故事性,那你看到的就不只是女生在打打拳了。

  当第一步迈出之后,我们又开始做剧,其实我们第一年只做了两部剧,也是在尝试能不能用比较艺术化的方式表达,用的都是拍电影、广告的班底,而不是拍电视剧的班底。结果我们发现有一些观众很喜欢这些剧,所以我们从第三年开始做了很多有ViuTV风格的剧,《叹息桥》也是其中一个例子。

  前两个阶段都比较强调原创,第三个阶段是破旧立新,这源于两年前我们尝试的《全民造星》这一类型的项目,我们发现很多观众还是很喜欢选秀这类已经存在很久的节目模式,但是我们又不愿意做得和以往一样,所以第三个阶段我们的重点是对旧有的模式进行改造。

  我们在做《全民造星》的时候发现,大家都会很自然地想到八九十年代香港很多这一类型的节目,就会设想一个很华丽的背景,但是其实现在你在香港可以看到国内外不同平台的内容,他们的预算可能是香港的10倍以上,如果比拼场景的华丽,那你可能永远都拼不过别人。那我们再回到问题的根本,到底为什么一个人想看选秀?我们觉得其实是想看变化的过程。我们选的99个男生一开始没有那么好,但观众可以看到他们成长的过程 。

  这档节目主要在香港播,但我们发现内地也开始有人讨论,一开始很多人会说香港弄了一个港版《101》,态度是有点讥讽的,但是慢慢他们看了之后,会发现原来我们要追求的不是场景的华丽,而是一个真实的选秀,我们希望能呈现更多未经包装的东西,比如你甚至会看到很多男生会在摄像机后面骂我们的工作人员。后来我们就想能不能把这个内核放到其他项目上,我们发现这样可以将观众群众放大。

  鲁庭晖:一开始看ViuTV的可能是一些对作品有更高要求的人,他们可能已经看了很多国外的东西,所以一开始我们也把重点放在很新的想法、更有质感的节目上。刚才也讲到,到第三阶段的时候,我们发现也有很多观众生活很忙,没有时间去关注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新的节目,他们只是想看一些娱乐的东西。那如果我们能提供一些娱乐节目,又能让他们觉得比之前看的一些更有内容,他们就会继续看。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受众是主动去找内容的人,最近一年我们就发现有很多看ViuTV的人其实并不主动追求一些内容,但是看完之后他们会继续留在这个电视台,这样我们的观众群会越来越广泛。

  鲁庭晖:不算OTT的话,每个月看ViuTV的人大概占到香港电视观众的60%。我们还有一个OTT平台,有几百万用户,我们通常都是分开两边统计。

  界面文娱:观众反馈比较好,所以你们加大了在剧方面的投入,那么目前来说市场表现最好的是哪些剧?

  鲁庭晖:比如说一开始的《玛嘉烈与大卫:绿豆》,之后的《诡探》,最近的《二月二十九》也很好。

  鲁庭晖:有一点,但也不能说是方法论,因为如果是方法的话,就会带来重复,而我们要做的是不断创新。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剧本,其实跟真人秀类似,到最后人感兴趣的都是人性层面的东西,这一点相信全世界做剧的人都会认同。

  ViuTV比较特别的一点是开放平台的模式。在香港,像TVB大部分的剧都是自己做的,国外很多剧是制播分离的模式,我们的模式则是既有自己内部的创作部门,也有外部合作的机构。比如说我们会有一些外部的剧本,可能剧本好,但是导演不够好,那么我们会派内部的团队或者其他的导演来帮他们。

  有的电视台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积累了很多人才和技术,但这其实可以分两面看,好的一面就是自己可以掌控方方面面,不好的地方在于其实个人的创意通常都是有局限性的,一个人可能一辈子有两三个作品很好就已经不错了。所以我们就想将内外结合在一起,在每一个新的项目里碰撞出新的创意,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生产质感独特的作品。这可以算是我们的一点秘诀。

  鲁庭晖:其实是通过实践确立的。媒体跟五十年前已经很不一样了,五十年前经营电视台你可以制定很好的计划,确定未来三年每个时段要播什么,大家都会乖乖坐在家里看节目。但是现在媒体的变化太快了,说每天在变可能有一点夸张了,但是每隔几个月都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出现,所以我们在做计划的时候必须要有灵活性。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懂,我们就自己尝试,一两次之后发现有一两个团队的剧本非常好,但是拍的不好,或者是导演很好,但故事不够好。我们原本有自己的规划,但看到现实的情况也能迅速修正。到今天我们也在不断进化,只有这样才能赶得上几个月之后的变化。

  界面文娱:那ViuTV合作的外部机构里很多是原来没有足过电视剧领域的团队吗?

  鲁庭晖:有一些有,有一些没有。我最喜欢的一部剧叫《短暂的婚姻》,只有5集,陈奕迅是男主角。我们当时找到陈奕迅,跟他谈要不要一起做一些剧,但是后来发现现成的剧本都不是很适合他。我们有同事常常看舞台剧,看到几个舞台剧都很好,一开始我们想要不要买一个舞台剧回来改编成电视剧,但后来我们都发现好像这样不对。最后我们认识了写舞台剧剧本的两个人,他们刚好有一个剧本还没有做成舞台剧,就是《短暂的婚姻》。我们就用了他的剧本拍了电视剧,找了一个新生代电影导演来执导,也有我们自己团队的加入。一年之后,我们还做了舞台剧的版本。要回答你的问题,《短暂的婚姻》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因为这个创作者之前从来没有写过电视剧。

  界面文娱:《短暂的婚姻》编剧是写舞台剧的,《叹息桥》的导演原来是拍广告片的,可以说ViuTV很多的创新是来自于原本不是这个行业的人吗?

  鲁庭晖:是的,因为香港太小了,如果说局限在电视剧创作人,那你能找到的可能就是那一群人。不过重点不是找人,而是找到之后,怎么让他们在项目之中发挥自己的优势。我们之前也试过拿一些在网络上很火的元素放到剧里,效果也不是最好的,还是要综合考虑。

  鲁庭晖:每一个案例都不一样,通常监制和制片都是我们,导演有时候是外面团队的,也有试过剧本是我们的,导演是外面团队的,各种情况都有。

  鲁庭晖:现在ViuTV大概500人了,和制作相关的团队在200到300人左右。

  界面文娱:刚才有提到,我们一开始在剧上的尝试会更强调艺术感,这算是ViuTV在剧上的定位吗?

  鲁庭晖: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概括的话,我觉得“人性”会更适合。刚才我举的一些例子,《全民造星》也好,《短暂的婚姻》也好,视听效果当然重要,但人性的展现才是最重要的。《短暂的婚姻》当然拍得很美,很多观众评价说很有艺术感,但是当你深究它为什么好看,你会发现,不只是因为拍得有艺术感,而是因为它用故事的形式表现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矢志不渝的感情。

  我好像讲了太多有关这部剧的内容。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剧本的时候,有一处细节很打动我。之所以叫“短暂的婚姻”,是因为男主角在太太过世之后每天都会去教堂,有一个老伯伯念了自己的一封信,他在信里说,我的婚姻很短暂,因为我只跟我的太太结婚50年。如果你很爱一个人,多长的婚姻也是短暂的婚姻,这是不是艺术我也不确定,但肯定是人性。

  界面文娱:更强调人性的表达是我们有意识的想要和其他的电视台所区别的一点吗?

  鲁庭晖:不是因为我们要和其他电视台比。我们的用户研究主要不是研究其他电视台做什么,而主要是想了解观众想要什么,最重要的是当观众坐在家里看到一部作品播出的那一秒,他们在想什么,他们能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是不是给到他们一些启发。区别于其他电视台是附加的作用,主要的还是我们想做一些观众想看的内容。

  界面文娱:ViuTV出品的剧比较强调品质,但大家会觉得这种剧受众面相对较窄,你怎么看这一点?

  鲁庭晖:我觉得最理想的作品就是质感好、口碑好,同时又有很高的收视率,原来主要是这两点,现在还有第三个评价指标,长尾价值。现在有一些作品的寿命比之前长,可能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很多人看,但可能两个月之后,突然间会有人回头去看。最好的一个例子是Netflix上的《纸钞屋》,这部剧讲的是一帮西班牙人打劫银行的故事,一开始是没有太多人看的,到了第三季和第四季的时候很多人才回头看第一季。

  我们还在学习之中,我们的目标就是三个方面都做好,但是最起码每一部作品都必须要满足三方面里的其中一项。我们现在还不够好,要继续努力,希望越来越多的作品在三方面都可以达标。

  鲁庭晖:三个都很重要,没法说谁更重要。我们至少要做到一项,或者口碑好,或者收视好,或者有长尾价值。但如果看到一部剧越播越好,我们也要检讨,为什么这部剧播出的头两个星期收视没那么好。老实说能达到这三点的作品全世界都很少,但这就是目标,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追不到,你也需要看这些目标去追了。

  界面文娱:我关注到之前很多剧都比较短,《叹息桥》每集40多分钟。这是为了适应内地剧集的节奏吗?

  鲁庭晖:也不是,在香港,剧大都是用半个小时来做一个单位的,所以要不就半个小时,要不一个小时。如果是一个小时的话,因为在电视台播有广告时间,所以实际上也大概是40到50分钟。

  界面文娱:很多香港演员来内地发展了,要么就是签了TVB,寻找合适的演员这个过程会比较艰难吗?

  鲁庭晖:选角部分我们同样是部分开放,有我们自己的人,也会跟不同的结构合作。当然,如果你问到最根本的问题,到底全世界有没有这么多合适的人?那周杰伦只有这一个。但这也是我们在行业里面需要担负的责任。很多时候都是一些有名的艺人来带一些新人,可能过几年之后,他们就会变成有自己观众群的新艺人,不仅我们从中受益,行业也会从中受益。

  界面文娱:之前建台的时候,台里的很多高层领导其实还是来自于其他的电视台,那么我们内部是怎么建立起一种鼓励创新的机制?

  鲁庭晖:因为我们做的东西比较新,很多记者之前问我,你们的工作人员是不是都很年轻?但其实我们里面有一些人很年轻,也有一些人是做了很多年的,很多管理层会觉得老人跟新人想法不一样,但是我反而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你的关注点在作品,很有趣的是,你会发现有经验的人有时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机会给他们发挥新的想法,反过来说,是新人也不代表你的想法一定是有新意的。

  最简单的就是回到作品。如果我们可以提供一种机制让他们为了作品开放讨论,那慢慢地就会形成一种文化,重要的不是你是谁,而是你说出来的东西会不会让这个作品更好。因为我们要做很多不同的节目,不可能靠一两个人,必须要是几百个人一起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新人和有经验的人就会不断碰撞,不断激发创新。

  界面文娱:当大家产生不同的意见时,最后好或者不好的评价标准是由谁来制定?

  鲁庭晖:如果关注作品本身的线%的情况下大家都能达成一致,因为目标都是想让这个作品更好,当然也有一些情况下会有分歧,那就首先找创意总监和节目部的总监去看,这就能解决8%的问题,最后剩下2%解决不了的就来找我。

  界面文娱:你在苹果担任过创意总监,这份工作经历对于你后来经营电视台有产生什么影响吗?

  鲁庭晖:和ViuTV相比,苹果的背景和文化更加多样,所以那个时候,在如何将关注点放在作品而不是员工的背景上,我们的团队积累下了很多经验。现在将ViuTV跟苹果比较的话可能有一点过了,但其实苹果一开始的卖点也是很有质感的产品,只有一些追求设计感的人会用,慢慢地它就变成了不仅有质感还很流行的产品,被越来越多人接受。所以我们相信好的作品可能需要时间,可能需要经验,可能需要经历很多次失败,但是只要向着这个目标去,就会变得更好。

  界面文娱:你对ViuTV最终的规划是什么样子的?你希望它能发展成一个什么样的电视台?

  鲁庭晖:这个问题好像问我希望我的孩子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那对我来说,他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就好了。我不知道它到最后会是怎么样的模式,对于一个电视台来说,很可能十年之后观众的要求会变得很不一样,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创作更好、更多样的作品,我们也不断学习,现在我们是内外、新老人员的混合模式,或者过两年我们在模式上也可以不断创新。孩子健健康康的长大,但他是医生或者律师就很难说了,也取决于外界怎么看。我知道这个答案很无趣,但这是很真实的答案。

  界面文娱:因为现在在香港市场份额最大的电视台还是TVB,如果说ViuTV有超越 TVB的可能的话,主要是靠什么?

  鲁庭晖:没太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的目标不是要超越TVB,而是让自己的作品触达到更多的观众。我们已经跟香港之外的很多不同机构合作,输出我们的作品,因为香港毕竟只有700万人,到目前为止,我们在香港之外已经同十几个区域建立了市场联系,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有一些电视台会买我们的作品。我们最看重的还是香港的观众,但老实说我们在香港也会看很多国外的作品,同样地,ViuTV的目标不是TVB,我说全球可能有点夸张,但我们的目标确实是在全球范围内扩大自己的观众群。

  鲁庭晖:从我们成立的第一年就有,但是第一年只有一两家,现在就多了一点,比如今年我们刚刚宣布跟新加坡的合作,新加坡的媒体公司跟我们会有两部剧的合作。目前主要是亚洲国家,泰国、新加坡、菲律宾等等,美国跟加拿大也有平台购买了我们一些节目。

  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有一天我们的同事收到一个加拿大华人电台的通知,他们每年会办一个新人歌手的榜单,今年选的第1名跟第2名是我们《全民造星》选出来的新人。我们也没有在加拿大做什么宣传,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播了我们的节目,他们又在网络上看了我们的其他节目,所以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很简单的买卖,想不到还可以输出艺人,我们觉得这是迈出了很好的一步。

  界面文娱:这一次《叹息桥》为什么会选择优酷作为合作伙伴?《叹息桥》在优酷首播,你们是怎么达成一致的?

  鲁庭晖:首先,ViuTV的观众群主要在香港跟东南亚,而优酷在国内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如果可以将好的项目在不同的平台播放,就可以有更多的观众看到。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我们都追求高质量的剧,都希望看到一些ViuTV特色的港剧,不只是娱乐,还能看到对爱情或者是人性的剖析。我们跟优酷沟通很久之后就发现大家都有共同的想法。

  ViuTV在香港是一个免费的电视频道,优酷则既有付费用户,也有免费用户。我们觉得如果都是免费的话,那就应该同步播出,我们也愿意用一些剧来探索收费模式,满足用户想快一点看完的想法。那如果是付费模式的话,就理应是由收费的平台先播,所以《叹息桥》会先在优酷播出。

  界面文娱:谈到流媒体,ViuTV一开始就有自己的网络平台,那么电视台和和OTT(流媒体)业务之间是怎样互动的?

  鲁庭晖:简单来讲,我们有一个免费电视台,下设两个频道,99和96,一个粤语台,一个英文台,这些台的内容在电脑、iPad、智能电视等等平台上都能看到。如果要更深入地回答这个问题,其实这也是我们在制作节目时比较特别的一点。在很多电视台,传统媒体部门跟新媒体部门是两个部门,电视部门把内容做好之后再给到互联网。但在ViuTV,我们两个部门间的沟通和融合从制作初期就已经开始了,而不是单方面的A做完给到B。

  举一个例子,我们有一档旅行节目叫《入住请敲门》,会去东南亚的不同酒店,晚上看有没有恐怖的事发生。主持人在饭店拍完之后会睡觉休息,因为现在互联网上有很多人看直播,我们数字部门就加入了直播的部分,直播其实是很无聊的,一个摄像机放在那里录他们睡觉。很奇怪,如果是录8个小时主持人在睡觉的视频,放在电视上面肯定没人看,但在互联网上真的有很多人愿意看,所以必须要在设计节目的时候两个部门就做好沟通。

  鲁庭晖:其实在全球的冲击都挺大的,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我们最怕的就是没有人看视频了,但现在无论是在手机上看,还是在电视上看,其实都是在消费视频。如果电视台做的好,大家其实也会去看。因为有了OTT,存在这种良性竞争,行业更有活力了,观众会重新回到视频消费领域。我觉得这是好事,当然到最后结果如何,就靠自己的努力了。

  界面文娱:电视台不仅要服务于观众,还要服务于广告商,强调高品质和收视率、市场之间会有矛盾吗?

  鲁庭晖:不会啊,因为广告商最关注的不只是多少人去看这个节目,而且也要找到对的人,他们不只是要电视放在客厅但没什么人看。我们刚刚出了广告销售上的业绩,去年我们实现了翻倍增长,这正好说明如果作品质量好的话,对广告销售也会有促进作用。

  说到广告商,其实我们的创新不只是在内容上面,广告方面也有一些创新。比如说广告植入,我们有一个系列脱口秀“晚吹”,其中有一档节目叫《又要威又要戴头盔》,这档节目会找不同的行业的人来讲行业里的一些秘密,因为他们说的是行业秘密,所以要带一个头盔,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外貌。最近有两集其实是找一些借了钱的人,其实这两集是一个广告植入。观众也知道这是一个广告,但是他们觉得内容有趣,所以我觉得,广告也要创新,你要帮广告商达到目标,除了宣传产品,还要传递一些观众觉得有用的讯息。

  我们的观众群是全港市民,但是我们做得最好的一个年龄段是20-45岁,这个年龄段其实对于广告商来说价值比较高,因为这些人要买房子、买车、生孩子。所以我们不只追求数字,还要追求人群的商业价值。

  鲁庭晖:第一,做更多的剧,第二,在实况娱乐和刚才提到的破旧立新的领域也在多做一些作品。我们在香港的观众群大概占到总人口的60%了,我们也希望越来越多观众来看我们的内容。另外一个重点是香港之外的市场合作,从一两个到现在有超过10个合作伙伴,今年我们希望有更多伙伴。

  如何在扩大市场占有率的同时保持甚至提升作品的质量,这是我们最近一两年的目标和关注点。一开始是从0到1的过程,现在是从10到20。不再是一开始大家都不知你是什么样的电视台,现在一些观众看过我们的作品,觉得有一些剧ok,有一些秀很有趣,所以他们就产生了更高的期待,那你要做的就不只是给他们一些东西,而是给一些高于他们期待的东西,这是让我们觉得很兴奋的地方。

电话:86 1317 3122242
传真:1317 3122242
邮编:276826
地址: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